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被绿的大学教授
被绿的大学教授

被绿的大学教授




  教书二十几年了,德光不知道收过多少封女同事的爱慕信和女学生的邀约,甚至有自愿献身给自己的,只求和德光有一夜的肌肤相亲,但德光都不为所动,「忠诚」是他对淑媛许下的诺言。

  淑媛是他从前的学生,应该算是一见锺情吧!两人初见面,随即陷入热恋之中,等淑媛毕业之後,两人不顾女方家长的反对,步入了礼堂。

  那时候,德光35岁,淑媛22岁。

  以交换教授的身分来到美国已经两个月了。虽然日子过的忙碌,但德光还是不忘每个礼拜打一通长途电话回台湾,问候淑媛和儿子小刚。

  得知台湾发生了近百年来规模最大的921地震,德光心急如焚,急忙打电话回台湾问候。

  「淑媛,你没事吧?」

    「我没事,德光。」

  「小刚呢?家里没怎麽样吧?」

  「爸,你放心,除了东西掉下来以外,其他都好好的。」「我还是请假回去一趟比较好!」

  「不必了,德光,家里一切安好,你还是安心留在美国研究吧!」「既然如此,你们自己要多加小心,手电筒啦、电池啦、矿泉水和乾粮啦都要准备好啊。」「嗯,我知道。」

  「小刚,要好好照顾你妈妈,知不知道?」

  「爸,你放心啦。」

  「无耻的女人!」德光心里咒骂着。

  上个星期,德光向学校请了八天的假期,要回台湾给淑媛一个惊喜。

  想到淑媛性感丰满的肉体,德光整个人都热了起来。38岁的女体一点都不显得衰老,即使是生过小孩了,还是一样诱人。雪白的肌肤、坚挺高耸的双乳、珠圆玉润的屁股、修长浑圆的大腿,还有那最令人销魂的小穴,两片粉红色的肉瓣,那微微突起的阴核,湿湿、热热、滑滑的肉壁,还有那肉壁蠕动吸吮龟头时的快感……想到这里,德光恨不得立刻回到家中,狠狠地在淑媛体内发泄累积了四个多月的慾火。

  「淑媛一定很想我这支肉棒吧?」德光幻想当淑媛突然见到他的惊喜,那一对凤眼流露出欲求不满的神情,直盯着德光的裤裆,白皙的纤手隔着裤子不停的抚弄龟头,鲜嫩湿润的红唇热烈的吻着德光的胸膛,檀口微张,发出诱人的呻吟声,轻声的在德光的耳边说:「我要……德光……给我……我要你的肉棒……」伸出丁香小舌在德光的耳垂舔了一下。

    下了飞机,德光买了一套红色的性感吊带内衣、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和一罐能促进夫妻情趣的香水,兴匆匆的搭计程车回家。

  德光算准了日期时间:「这时候小刚还在学校,今天是淑媛的年休假日,只剩我们两个人了。」到了家门口,德光放轻脚步和动作,蹑手蹑脚的进入了客厅。

  「不在客厅?在睡午觉吗?」德光的心脏兴奋的跳动着:「那更好,我来个猛龙突袭。」舔了舔嘴唇,朝卧房走去。

  「嗯嗯嗯嗯……啊哈啊……嗯嗯……」德光贴耳在门板上,房内传出一阵压抑的女性呻吟声。

  「淑媛在自慰……嘻嘻……淑媛,让我的肉棒来充满你吧!」德光缓缓的转动门把,正要推门而入。

  「啊啊哈啊……小刚……再深一点……顶到最里面……要来了……」「妈妈……哈哈啊啊哈……喔……太棒了!」宛如雷击一般的话语传到德光的耳中。

  卧房里,两条赤裸的肉体正激烈的交缠着。

  这个时候应该在学校的小刚奋力地摆动腰间,左手在淑媛的乳房上搓揉着,右手伸到淑媛的背下,把淑媛高高拱起。

  「妈妈……我忍不住了……」

  「再等一下……妈妈还没……再用力点……」

  泛着粉红色光泽的女体,双腿夹住正在自己小穴内抽动的男性,股间不停的迎合着男性的动作,充血的阴唇翻进翻出,每一次的抽动,都带出大量黏滑的淫液,突出的阴核一颤一颤,明白的说明了主人的高潮即将来临。

  如樱桃般的乳头高高耸起,红的像要渗出血来,一只大手不停的的揉弄着乳头,时而轻抚,时而重捏,粉红色的乳晕在热情的逗弄之下,发出眩目的光芒,丰满的乳房剧烈的晃动着,在在刺激了男性的慾火。两条宛如水蛇般的舌头热烈的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彷佛甘霖般的吸吮着。

  肉壁剧烈的收缩着,像要榨甘蔗一样,紧紧的夹住粗大的肉棒。子宫深处彷佛潜藏着女妖,毫不放过任何到口的猎物,紧咬住高热的龟头。

  「妈妈……忍不住了……我……」

  「来了……」一股热流在肉壁里爆发,冲击着早就到达临界点的肉棒,小刚腰间一酥,股间一颤,「喔喔喔喔……」的一声,猛力的喷射着男性的精华。

  「哈哈……呼呼……妈妈……」小刚气力放尽,伏在母亲的乳房上喘息着。

  「嗯嗯嗯……小刚……」母亲爱恋的轻抚着儿子的头发,满足的神情充满脸上,娇声喘息着说:「小刚……嗯……妈妈爱你……还要……」萎缩的肉棒仍留在母亲的小穴内,倒流的乳白色精液和淫水湿遍了床单,听到母亲发情般的呻吟,不愧是年轻人的肉体,立刻又充血起来。

  「又硬了……」失去了身为一个母亲应改有的庄重,这时候的淑媛就像是一个荡妇,渴望着男人的肉棒。

  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德光失神的缓缓转身离去,隐约还可以听到房内的妻子在自己儿子的肉棒奉承下,淫荡的呻吟着。

  乱之奇想(2)

  自从德光从台湾回来後,整个人就显得无精打采,提不起一点精神来,看在丽雅眼里,有着万分的心疼。

  丽雅是学校分配给德光的研究助理,二十四岁,研究所二年级的学生,负责德光的日常行政工作,也接受德光的论文指导。

  「李,提起精神来吧!」李是丽雅对德光的称呼。

  德光应了一声,又埋头在研究之中。

  母子乱伦的景象不断的在脑海中浮现,原本是相夫教子的贤慧妻子竟然摇身变为在孽子股间晚转娇啼的荡妇。原来在自己眼中看来如女神般的女性,竟然是一个毁坏伦常、毫无羞耻的妓女!

  「离婚?」舍不得啊,德光是真心的爱着淑媛,期望能够一起携手终老的伴侣。「脱离父子关系?」三代单传的香烟,难道就这样放弃吗?何况上面尚有老父老母,怎堪的起这样的打击呢?

  德光开始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真是可笑,当初会戒酒还是因为淑媛的要求之下才答应的。无奈的是,想一醉解千愁,但却是酒入愁肠愁更愁啊!

  二十四岁的丽雅,如花朵盛开般的年纪,有着令人欣羡的容貌和身材,不知有多少男子拜倒在她的风华之下,但丽雅却不为所动。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新来的教授,李德光,你可以叫我『李』。」她第一次和李见面就被李温文儒雅的绅士风度所吸引,略微灰白的头发显示主人着智慧,眼角的皱纹诉说着他的成熟稳重,温和幽默的谈吐让人容易亲近,丽雅觉得自己爱上了「李」。

  丽雅一点也不觉得德光53岁的年纪对自己来说有何不妥,「我就是喜欢李那种父亲的感觉。」丽雅这样对朋友说。

  「你好,我是丽雅莎莱娜,未来一年来麻烦你了。」「你太客气了,有这麽一位美丽的小姐来当我的助理,真是上帝赐福。」不知怎样,受到李的称赞,丽雅的脸颊红了起来。

  「呵呵,红着脸颊的美丽小姑娘,真是可爱极了!」『李就是那麽的讨人喜欢。』丽雅心里想着。

  「这是你的太太啊?」丽雅指着德光桌上的相框,照片中德光亲密的吻着淑媛的脸颊:「真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德光的办公室内把设了十多张和淑媛、小刚一起照的相片,最显目的就是摆在桌上的那一张。那是淑媛大学毕业那一天,两人在众人哄闹之下,做出亲密的接吻。十八年来,自己不曾变心,一心一意的爱着淑媛,但换得的下场竟然是如此让自己和家族蒙羞的丑事。

  丽雅对自己的爱慕和追求,岂会感觉不到呢?和一个美女朝夕相处,说不动心是骗人的,但只要一想起家中的爱妻,只好辜负了佳人的心意,婉转拒绝,但是,我为你所作的一切,竟是这样的回报?

  丽雅发现李最近一直在写着四个汉字。

  「发生了什麽事?」丽雅关心的问候着。

  闻着从丽雅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女体香味,德光立刻想到了淑媛。自己曾经无数次的沉醉在淑媛成熟胴体散发的惑人香味之中,但是如今躺在淑媛怀中,享受这股香味的却是自己的儿子,心头突然一阵烦躁,无名火起,对着丽雅吼道:「走开!没你的事!」话刚出口,心里就觉得後悔了。

    丽雅红着眼眶,泫然欲泣的神情让德光百般的不舍与悔恨,她是关心我啊!

  但是胸中一口闷气无法发泄,让一句道歉的话也说不出口,德光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转身离去。

  丽雅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纸张,四个斗大的汉字写在纸上,丽雅虽然不识,但可以看得出来德光是以相当悲愤的心庵下的。

  是夜,德光拖着满身酒味的的身躯,摇摇摆摆的回到办公室,丽雅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德光,眼中充满了怜惜。

  「你该回去了。」德光摆了摆手,口中呢喃。

  「我去查过了,」丽雅指着桌上的纸张:「背叛,乱伦。」德光瞪大眼睛看着丽雅,疯狂的大笑:「你不会懂得,你不懂得!回去,快回去!」突然笑岔了气,脚下一个踉跄,往地板跌了过去,头陴在桌脚。

  「哎哟!」德光哎了一声,晕了过去。

  「媛……我爱你啊……」德光微微睁开眼睛,妻子淑媛温柔的看着自己,轻轻抚着头上的肿起。

  「我也爱你……」淑媛解开衣扣,露出鹅黄色胸罩托起的雪白乳沟,拉过德光的手,轻按在自己的乳房上,缓缓的揉动着。

  「淑媛……呵……」德光吐出了一口气,把淑媛拉进怀中,微微颤抖的雪白躯体紧贴着自己的胸膛,挺立的乳头隔着胸罩和衣服刺激着德光,一股骚动由体内窜升。

  德光翻过身,把淑媛压在身下,低头吻着淑媛嘴唇。解开胸罩的环扣,丰满的乳房迫不及待的蹦了出来,嘴唇沿着白皙的颈项来到了幼时的圣地,张口含住一粒乳头,吸吮了起来。

  右手滑进了裙摆,抚触结实浑圆的长腿,手指插进内裤的松紧带下,把内裤搓了下来,着手处是高贲的阴户和柔软的阴毛。

  淑媛的玉手也不寂寞,不停的摩擦着德光灼热的肉棒,透明的黏液从龟头渗出,沾湿了淑媛的手掌。一手握着高热的阴囊,一手套弄着跳动的肉棒,难耐的扭动肉体。

  肉缝已经泛着淫靡的水光,肥美的阴唇微微开启,彷佛叹气一般,一股热气从子宫深处散出,似乎在向人做最最诚挚的邀约,粉红色的肉壁微微蠕动,麻痒的感觉不停涌现。

  德光轻囓乳头,引起淑媛的娇啼:「嗯嗯……不要啊……嗯嗯……」拒绝的言辞更让人兴奋,德光加大力道,把乳头紧紧咬住,几乎快出血来,舌头来回的刷着受到刺激的乳头,又痛又痒的感觉,冲击着淑媛的肉体。

  淑媛用手指轻轻掐住龟头,指尖在最敏感的马口处轻划,强烈的快感让德光差点泄了精关,德光不甘受制,将一只手指插进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虽然只是一只手指,但仍然受到肉壁紧密的包住,彷佛要从手指吸出男精一样。

  淑媛不耐,拔出德光的手指,握住怒张的肉棒,就要往小穴内插入。德光像在逗弄小孩,只把龟头在肉缝处摩擦,迟迟不肯插入。

  「给我……」淑媛饥渴难耐,急躁的扭动丰臀。

  乱之奇想(3)

  德光伸手到淑媛背後,光滑的背肌,两团丰腴雪白的股肉,让德光忍不住大力的揉捏着,手指卷起臀肉间细细的耻毛,撩拨着密处到屁眼间的软肉。

  如此私密之处受到侵犯,酥酥、麻麻、痒痒的感觉把原本已经潮湿的小穴,更是一泄如洪,阴唇大大的张开,内壁一览无遗,阴核充血,已经作好男女交合的准备。

  德光微一用力,拔了一根耻毛,淑媛娇呼一声,又痛又舒服的感觉简直快受不了:「给我……大肉棒……」德光见时机已到,奋起全身之力,股间一顶,龟头插进了密处。出乎意料的紧密,肉壁贪婪的咬住龟头,规律的蠕动着。再吸口气,毫不保留的使劲插入,大有一去无返的气势。

  微微有受到阻碍的感觉,但在剧烈的冲击下,也轻易的突破了,直插到最顶部。
德光奋力地摆动腰间,肉棒毫不留情的在紧密细致的小穴内抽插着,「干死你……呃呼……插爆你……」平日说不出口的下流言辞,伴着狂张的慾火脱口而出。四个月的禁慾累积下来的男精,今天要彻底的发泄。

  舒爽的快感不停的从密穴漫延到全身,淑媛眉头舒展开来,媚眼含春,口中流露出令人痴迷的呻吟。

  男女性器快速的交合着,产生的高热几乎都快出火了。肉棒进进出出,带动肥美的阴唇,「噗滋噗滋」的水声,弥漫在两人的交合处。
  淑媛眉头微蹙,似乎在忍耐什麽,眼角间泛着泪光。

  

  「哦……喔喔……呼……」德光的龟头顶到了花心,子宫内好像有把刷子一样,轻轻刷着因为极度充血而显得狰狞的龟头,麻痒的感觉让德光禁不住了。

  德光强忍精关,手指突破菊花的大门,进攻突刺,转圈抽插,菊花内的热度也不亚於密处,凹凸不平的肉壁,更有着加倍的刺激。怎堪受到前夹击,淑媛拱起了背脊,扭动着胴体,压抑的呻吟声变为放浪的娇呼:「嗯嗯……啊哈……哦……啊啊啊啊……」如此诱人的娇呼声,对德光正是最佳的的鼓励,更是卖力的冲刺着。淑媛拱起的背脊,也使得肉棒得以更深入的前进,一窥女人的秘密禁地。含住乳头的嘴唇,毫不放松的舔舐着,布满血管的凹凸舌背,不停的摩擦着坚挺的乳头。

  「啊啊啊啊啊……」淑媛发出悲鸣般的呻吟,一股电流窜过全身,击中了密处的最深处,摧毁了女性的禁关,抵挡不住的奔流直泄而出。

  「哦……」受到灼热的淫精喷洒,德光再也禁不住,精关一松,白浆急涌,注入淑媛的体内。花心受到凶猛的精液冲击,又是一颤,淫精再喷,竟是在瞬间达到两次高潮。

  肉棒不停的跳动着,宛如乌龙吐水般不停的射出男子精华,四个月来的慾火一次得到发泄,德光舒坦的伏在淑媛的胸口,享受着人间极乐的余韵。

  「李……」淑媛腻声呢喃:「我爱你……李……」「李」!德光一惊,连忙睁大眼睛,身下的不是淑媛,竟然是丽雅!

  「你……」德光说不出话来了:「怎麽会是……淑媛呢?……刚才……」「你还在想着她……乱伦背叛……」德光念念不忘淑媛,深深刺痛了丽雅的心:「我……」德光低头一看,丽雅的密处倒流着乳色的男精,混着一丝丝的血红:「你是……对不起、对不起……」丽雅爱怜的抚着德光,柔声道:「我自己愿意的……李……」
  隔天,丽雅向德光请辞,并向学校办了休学申请。

  「李,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天底下一定还有比她更好的女人。」「丽雅,你……」

  「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我走了。」轻轻的在德光的脸颊一吻,转身离去。

  德光想出言挽留,却呐呐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回过神来,丽雅早已不见踪影了,德光呢喃着:「你不会懂得……永远不会……媛……」

【完】字数:4637